.01.07

赛事报道

赛程31
rd.1 银石4小时赛 2019年9月1日
rd.2 富士6小时赛 2019年10月6日
rd.3 上海4小时赛 2019年11月10日
rd.4 巴林8小时赛 2019年12月14日
rd.5 圣保罗6小时赛 2020年2月1日
rd.6赛百灵
1000英里赛
2020年3月20日
rd.7斯帕-弗朗科尔尚
6小时赛
2020年4月25日
rd.8 勒芒24小时赛 2020年6月13日~14日

巴林8小时赛

2019年12月14日
  • 塔纳克胜利在望,却在最后赛段突然失速,与冠军擦肩而过
    车队誓言要解决阻挡赛季第四胜的问题

    塔纳克在第六站智利・拉力赛、第七站葡萄牙・拉力赛连夺冠军。圆满结束赛季前半段的必发365乐趣网投 车队(TOYOTA GAZOO Racing World Rally Team)对第八站意大利・拉力赛寄予厚望。但两站相隔只有一周,工程师、机械师的整备维修就变得极为仓促,这就像阿根廷・拉力赛与智利・拉力赛之间只隔一周一样,葡萄牙・拉力赛与意大利・拉力赛也被设置为连续式拉力赛。于是车队把在葡萄牙参赛的赛车运抵西班牙,在那里针对意大利・拉力赛来进行维修作业,这样就节约了去爱沙尼亚维修基地的往返时间,除了节约维修时间以外,工作人员也能得到短暂休息。

    葡萄牙・拉力赛出现的减震器问题须在短时间内解决

    有一个重要问题必须在一周之内解决,那就是塔纳克和拉特巴拉赛车发生的减震器问题。当时塔纳克克服故障夺得冠军,拉特巴拉损失大量时间未能登上颁奖台。因为意大利・拉力赛与葡萄牙・拉力赛的赛道同样荒芜粗糙,所以该故障完全有可能再次发生。虽然车队在葡萄牙・拉力赛曾采取了临时对策,但车队此时对三台赛车的减震器都要做相应改善,以确保万无一失。

    今年撒丁岛的周末天气晴朗,最高气温在35度以上,超过了去年。而且这里的赛段低速区域较多,如果速度上不去,引擎的自然冷却就无法依靠迎面气流,因此意大利・拉力赛是WRC全部比赛中对冷却系统考验最大的一站。但必发365乐趣网投 车队在合作伙伴电装公司协助下改善了冷却系统,所以在酷热的撒丁岛比赛中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车手们也没有为引擎过热担心,而是全神贯注于比赛。

    6月14日(周五),在砂石路面的比赛开始了。塔纳克与上一站葡萄牙・拉力赛的出场顺序一样排在第2。岩石路面上覆盖着松散砂石与浮土,极易打滑的路面条件考验着先出场的车手,但是塔纳克却在SS4赛段获得第1,又在SS5赛段获得第2,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出场顺序不利。此后,由于之前第一个出场的车手退赛,塔纳克在下午的重跑赛段中第一个出场,从而承担了更加不利的清道夫角色,但是他并没有受此影响,最终与第1名相差11.2秒排在总分第3名。

    塔纳克在周六的全部赛段获得第1

    比赛进入第二天(周六),根据规则,第一天总分成绩靠前的车手在今天将靠后出场,因此上午塔纳克的出场顺序退到了第9名,他终于能在“干净”的路面上驾驶了,此后他如脱缰的野马,在全部六个赛段夺得第1,与总分第2名的车手拉开了多达25.9秒的距离。

    冠军已近在眼前,却因故障失之交臂

    最后一天(周日)只有四个赛段,比赛距离也不过41.90km。但塔纳克说:“距离虽短,但难度都很大,必须集中精力到最后。”由于他有足够的领先优势,因此只需平稳驾驶,干净利落地跑完全程即可。当他面临最后的超级赛段时,领先优势已达26.7秒。此时参赛赛车行驶在风光明媚的海岸线上,而这条名为萨萨利-阿尔坚提拉的赛道对塔纳克来说具有纪念意义,因为他曾于2017年在撒丁岛首次获得WRC冠军,当时就是在最后的这条赛道中确定了胜局。而这回他本应顺利跑完这条曾留下美好回忆的赛段,在第十次胜利中庆祝参加WRC值得纪念的第100场比赛。

    然而,塔纳克刚一起跑就感觉转向操作不协调,助力器不稳定,方向盘突然变重,此后状况急剧恶化,很快操作失控、赛车侧滑,损失了大量时间。虽然他想方设法控制赛车,但速度已经迟缓,当他跑完6.89km的短赛段时,已经损失2分多钟,领先优势也化为乌有,最终塔纳克以总分第5名的成绩结束比赛。但由于车手总冠军竞争对手的名次下降,所以他在赛季车手积分榜中还是上升到了第1名。但之前的领先优势本应足够获得冠军,此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塔纳克本赛季第四次夺冠的阻碍原因是转向系统故障,其实早在星期五拉特巴拉的赛车也发生了相似问题,且因失控冲出道路而抛锚。车队立即彻查原因并采取紧急措施,不仅是拉特巴拉的赛车,就连当时没发生问题的塔纳克的赛车也一起换上了转向系统新零件后才投入了周六的比赛,然而塔纳克最终没能幸免于难。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新问题,因此对车队打击很大,但最痛苦的当然是车手。几乎到手的冠军却在最后的最后化成泡影,塔纳克带着愤怒与悲伤交织的复杂心情回到了服务区。尽管如此,他还是与每位竭尽全力维护自己赛车的技师们紧紧拥抱并表示感谢。悲伤的不仅是他自己,一起奋战的工作人员都是同样的心情。看着塔纳克抑制着快要爆发的痛苦情绪,工程师们暗自发誓在下一站芬兰·拉力赛中绝不能悲剧重演。

    赛车有足够的速度,引擎过热以及电气系统故障也已解决,但新的故障不期而至,这使大家痛感改善远未结束。现在距离芬兰·拉力赛还有1个月时间,车队将全力以赴提高赛车的可靠性。

    车队总代表必发365乐趣网投 章男发誓进一步改善赛车

    在必发365乐趣网投 必发365乐趣网投公司股东大会之后,必发365乐趣网投 章男社长立即启程赶往现场,来到第一线的必发365乐趣网投 章男非常激愤。胜利就在眼前,却因机械故障骤然减速!社长看着塔纳克和副驾驶亚尔博亚说:“没能让你们跑到最后,真是对不起!我真心想无论如何也要你们和8号车成为冠军。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让YARiS成为‘更强的赛车’和‘更让人放心行驶的赛车’。我和托米・马基宁无论如何也要使之实现。”他在赛后还发送信息,将自己的想法和决心告诉了大家。

    拉特巴拉和米克奋力拼搏,但无功而返

    拉特巴拉在近几场比赛中逐渐恢复了速度,周五早上更是让人眼前一亮,连续几个赛段不是拿下第1,就是名列前茅,并且在SS4赛段跃居第1,从而也有了夺冠机会。然而到了下午,一个小闪失使他在发卡弯道发生侧翻,当时他与副驾驶安提拉想方设法回到比赛,但也由此损失了8分钟。而且祸不单行,在当天最后一个赛段中,转向系统出现问题,赛车失控冲出道路抛锚。虽然第二天他重返赛场并跑完了全程,但最终只获得了总分第19名。另外,近几年没怎么在撒丁岛参赛的米克由于经验不足,从比赛初盘便陷入困境,他瞄准了总分第4名,然而他在周六由于中途换胎而损失了2分钟,最终他以总分第8名的成绩结束了意大利・拉力赛。

    哈恩尼南时隔许久再次参赛,通过实战收集大量有益数据

    此次在撒丁岛有第4台YARiS WRC参赛。2017年的常规车手,现任开发车手的尤荷・哈恩尼南出现在了WRC赛场,而且老将托米・特奥米宁是他的副驾驶。此次他是以托米·马基宁·车队的个人报名形式参赛。目的有两个,一是通过实际参赛来推进YARiS WRC的开发;二是要保持高度的车手竞技直觉,从而磨练制造必发365乐趣网投过程中的感觉。哈恩尼南最后一次参赛WRC是在2017年10月的英国・拉力赛。此后他作为开发车手在背后推动着YARiS WRC的进化。可以说如果没有他的贡献,YARiS WRC就不会有现在的性能。

    这位老将在比赛中速度稳步上升并进行了各种开发性试验,他针对赛季后半段的粗糙砂石路面拉力赛反复比较改善,赛车底盘周围一带也是重点。车队的芬兰基地虽然也有砂石道路,但路面比较平坦,作为测试场地还不够理想,因此他选择撒丁岛进行实战测试,车队也将赛车委托给了他。这位开发车手在平时测试中的反馈意见非常准确而且易懂,因此深受工程师们的信赖。此次他在撒丁岛也充分发挥能力,为车队收集到了很多有益数据。在出色完成任务之后,他带着再次驾驶YARiS WRC参赛的充实感离开了撒丁岛。

  • 精彩瞬间